您的位置: 临沂资讯网 > 历史

魔装 第一八四章 因祸得福

发布时间:2019-10-12 21:29:20

魔装 第一八四章 因祸得福

夜深了,苏唐一直坐在闲心斋后院的一处屋脊上,等着闻香。

洗劫了百花宫后,兴奋之余,闻香又有些沮丧,因为她身边能用的、得力的人并不多,大批的珍贵灵器,都成了摆设。

如果换成别的成规模的门派,只需磨合半年左右,实力就能出现相当大的提高。

灵器固然珍贵,但实力与之相匹配的修行者更珍贵,让一个小斗士拿着宗师级的灵器四处走动,只能惹来杀身之祸,对战斗力的提升也不是很明显。

象苏唐、闻香这样进境极快的人毕竟只是少数,对绝大多数修行者来说,就算拥有了顶级灵器,独自摸索、磨合,创出自己的灵诀,让灵器的威力达到最大化,整个过程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三大天门之所有长盛不衰,就因为拥有深厚的底蕴以及海量的资源,得到一批灵器,便能在最短时间让灵器转化成宗门的战斗力,而闻香是做不到的,她缺人,缺得厉害。

黑影从院中升起来,在空中向城南的方向射去,苏唐站起身,招了招手。

那人影发现苏唐,陡然转向,轻盈的落在屋脊上,正是闻香。

闻香脸上带着兴奋之色,扑上苏唐的后背,用双手搂住苏唐的脖颈,低声道:“快跑”

苏唐远远瞥到闲心斋的后院中又有两条人影升起来,急忙转过身跳下屋脊,沿着小巷向前跑去。

“他们从左边来了,快,往右跑、往右跑……”

“你不会悄声一些,他们听到你的脚步声了……”

“躲在树后面,不要动不要动”

苏唐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咱俩好歹也是宗师级别的修行者了吧?怎么象小孩子一样……不过见闻香这般有兴致,他只能配合。

实力达到一定境界,通常意义上的追逐战,总是逃的一方占据些优势,因为速度都能达到一定极限,稍一分神,或者错过方向,双方的距离就会被拉到极远,再无法感应对方的踪迹,尤其是大祖之间爆发冲突,如果一方铁了心要逃,另一方通常都会放弃追赶,除非在身法上存在巨大差距,否则不但很难追上,还有可能中了圈套。

而苏唐的速度极快,又有夜幕的掩护,实在走不脱,还能放出黑色的旋流,把自己和闻香全部笼罩在里面,从闲心斋里追出来的两条人影无法在一片漆黑中发现什么端倪,只过了几分钟,苏唐便把那两条人影甩掉了。

闻香一直在笑,苏唐虽然看不到,但能感应出闻香急促的呼吸。

见后面已经没人了,苏唐停下脚步:“下来”

“不。”闻香笑嘻嘻的回道,她的双手搂得更紧了。

“你玩得挺嗨是吧?”苏唐气道。

“嗨是什么意思?”闻香不解的反问道。

“就是……很能折腾的意思

。”苏唐道。

“还不够。”闻香回头看了看,叫道:“喂……我在这呢”

苏唐愣了愣,只得再次迈开脚步,向远方奔去。他不甘心就这么被捉弄,一边奔跑一边伸手去掐闻香的屁股,以作报复,而闻香扭动身体,试图避开苏唐的骚扰。

又跑了几分钟,距离童飞的铁匠铺已经很近了,苏唐低声喝道:“别胡闹了,快到地方了”

“带我去做什么?”闻香问道。

“到那你自然就知道了。”苏唐一边说一边纵身,跃起到房顶上,向铁匠铺的方向纵去。

童飞的铁匠铺面积很小,后院更小,院中只有一口井,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苏唐跳到院中,还没等他转身,铁匠铺的后门已经被推开了,一条矮壮的身影从里面走了出来,显然,童飞已经等很久了。

看到苏唐背后的闻香,童飞的表情陡然一僵,那个笑得象孩子般天真烂漫的女孩,就是妙道阁的大供奉么?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用力晃了晃头,再次看过去。

闻香也是大吃一惊,她愣了片刻,试探着叫道:“小矮子?真的是你?”

“闻供奉,久违了。”童飞叹道。

“你怎么在这里?什么时候来的?”闻香急声问道。

“我来了有两个多月了吧,你们呢?”童飞反问。

“没有你的时间长,我们还不到一个月。”

“等一下。”童飞道,随后他走回到铁匠铺中,再出来的时候手中多了一张大桌,桌子上还有着几样小菜、两个酒坛,虽然他只用一只手,桌子上还摆着不少东西,但走得很平稳。

童飞把大桌架在了井沿上,另一只手拎着几把小凳,把小凳放好,随后道:“闻供奉,我以为只有苏先生一个人,只是略准备一些小菜,你就对付几口吧。”

“好。”见到童飞,闻香的表情已恢复平静,也不再和苏唐胡闹了,缓缓坐在了小凳上。

几个人先是唏嘘了一番,随后,童飞到底是忍不住了,问道:“你们两个怎么混到一起去了?”

“小矮子,一年不见,你真没变呢,和以前一样不会说话。”闻香笑吟吟的说道:“什么叫混到一起?他有情、我有意,所以结为连理、比翼齐飞,哪里不妥了?”

“嘿嘿……我一直就是这脾气,直来直去,说不得那些斯文话。”童飞道:“你们在常山县的时候就有一腿了吧?厉害我和老萧可是一点都没看出来。”

“你说她厉害还是我厉害?”苏唐笑道。

“当然是苏先生你厉害了。”童飞竖起大拇指,说道:“在常山县,闻供奉可是这个,你么……呵呵呵……”

“还是有点变了。”闻香撇嘴道:“至少话要比以前多得多。”

“今天高兴嘛。”童飞道。

“小矮子,按理说你的进境不应该这般快的,是不是有了什么奇遇?”闻香好奇的问道。

“奇遇?”童飞露出苦笑:“也算是奇遇吧……但这种奇遇,不要也罢。”

“说说,到底怎么回事?”闻香追问道。

“苏先生一定要杀红夫人,然后大家一起跑路,对吧?”童飞道:“你们都跑没影了,就我……他吗的被逮住了

“你被夏家的人抓住了?”苏唐惊讶的问道。

“是啊。”童飞道。

“怎么可能?他们至少也要一两天的时间才能反应过来,那时候我们早就跑远了。”苏唐道。

“我带的东西太多。”童飞再次露出苦笑,然后端起碗,象发泄一样把碗中的酒喝得于于净净,随后道:“我才跑出二百多里,两匹马都累垮了,只能自己背着东西走。”

“你把你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带上了?”苏唐恍然大悟,当时跑的时候他没留意,要不然会提醒童飞的。

“是啊。”童飞道:“都是谋生活的家什,陪了我十几年,扔掉……有些舍不得啊。”

苏唐无语,别看童飞个子矮,但身材雄壮,体重并不轻,那铁锤也有一百多斤,加上另外的打铁用的家伙,别说普通的马,就算是千里马,也承受不住这般折腾,等马儿累垮了,还自己背着东西走,能逃掉才是怪事。

总之,童飞是自找的。

“然后呢?”闻香道:“夏家的人没有难为你吧?”

“那得看做到什么程度才算是难为。”童飞掀起自己的衣襟,又拽起裤脚,在他胸膛和一双粗壮的小腿上,布满了深浅不一的伤痕,密密麻麻,令人心怵。

“你继续说,是怎么逃出来的?”闻香道。

“应该是第三天吧,我当时经常被他们折腾得昏迷不醒,记不清了,可能是第三天,他们和夏家的另一批武士汇合了。”童飞道:“那些武士护送着一叶天芝,要返回上京城……”

“天芝?你没看错?几品的?什么颜色?”闻香一惊,连声问道。

“没注意,我吃的时候情况很危急,哪有闲工夫去看天芝的颜色?”

“你……你把天芝吃掉了?”

“嘿嘿…就在那天夜里,他们遇到了另一批人的袭击,混乱中,我撬开了铁锁,本想趁乱逃走,后来再一想,吃了这么大亏,不做些什么太对不起自己了,又摸回去,翻出他们藏在车里的匣子,然后就把匣子里的天芝吃掉了。”童飞的神色显得很得意。

“是什么人袭击了夏家?”苏唐问道。

“我可没精力管那么多。”童飞又喝了一口酒:“逃出去后,我没有远走,一直在附近的乡镇里走动,差不多过了两个月,我又回到那片林子里,尸体都被人清理过了,不过,我的东西还在,那些家什对他们来说没什么用,所以就抛掉了。”

苏唐和闻香对视一眼,童飞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后来,我又遇到一位高人,经过他的指点,我开始尝试着闭关。”童飞道:“可能是我运气好,莫名其妙的突破了瓶颈,我也没什么东西好回报的,想起那天还从匣子里顺便抽走了一本书,就把书送给了那位高人。”

“废话,你的运气当然好,那可是天芝啊”闻香道:“什么书?还记得名字么?”

“有些绕口,好像叫……神数精要。”

蚌埠治疗卵巢炎方法
江门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十堰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蚌埠治疗卵巢炎费用
荆门妇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