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临沂资讯网 > 游戏

灵农传 第三百零四章 再入矿山

发布时间:2019-09-25 21:14:29

灵农传 第三百零四章 再入矿山

就在他刚盘算没多久,忽然眉头一皱,抬头望向头顶:“怎么他们都来了?”

但转念一想,又道:“也好,既然都来了,正好联手破开这禁制,进去瞧一瞧。”

过了没多久,气泡外接连不断地飞进来不少人影,正是紧跟周星星而来的一干金丹修士,其中为首的正是凌霄宗的殷敖和魔煞门的司徒锦,足有十几人之多。

这些金丹一看到此地的景象都是赫然一惊,然后纷纷上前对着周星星见礼:“见过周前辈,我等见此地异象赶来查探,若有冒犯前辈之处请勿见怪。”

周星星双手背负,点了点头,道:“既然都来了,那就一起来看看这处禁制如何破除吧?先前此地有不少魔道贼子在搞血祭,似乎要破开这处上古的魔道传承。我也是接到澹台清云那丫头的传讯,这才赶了过来,谁知过来后澹台已经追了进去,这入口也被重新封印起来了。”

众金丹听了都是一惊,没想到澹台清云已经追了进去,于是纷纷放出神念尝试透过这禁制,当察觉里面是一大片广袤的空间后,都彼此对视一眼,心头不由得一片火热,想着里面定是大有好处,这么金丹修士再加上一名元婴期率领,即便有些魔道贼子,难道还惧怕么?

一时间众金丹摩拳擦掌,有擅长阵法的当即自告奋勇,开始布下破除禁制的阵法,其他金丹则从旁辅助,还有人取出传讯符悄悄向着同门传讯,打算召集本门的弟子前来协助。

周星星目光闪烁,也不知在想些什么,并未禁止,等到一个法阵布置起来,开始放出一道光束照射在禁制上时,这才出言道:“我并未阻止你们通知同门,乃是觉得此地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若能召集更多人加入也许会更加稳妥。

可惜其它宗门的元婴期道友另有要事,我方才传讯一二,都说一时无法赶来,全权委托我在此地主持。他们会等一个月后禁制破除后再赶来。”

这些金丹听到周老祖这么说,都是心中暗喜,他们本就怕其他元婴期老祖赶来的话恐怕留不下什么好处了,现在一群金丹加上一位元婴老祖,自己的胜算还能大上一些。到时进去之后各凭本事争夺就是了。

见众人没有异议,周老祖点了点头,袍袖一甩,道:“殷敖和司徒锦二人为首,其他人须得听他俩号令,等到禁制破除开来,第一时间通知我赶来。好了,我还得回赵国都城主持大局,十几日后的灵谷大赛决赛还得照常举行,免得被天魔一方看出了端倪。”

殷敖和司徒锦对视一眼。彼此眼神都颇为不善,冷哼一声,向着周老祖抱一抱拳,领命而下。

周老祖纵身一跃,身形化作一道虹光飞出气泡,转眼之间就飞出碧落湖底,来到云层之上,俯瞰着碧落湖方圆百里,暗暗心道:“奇怪,青岳派的黄埔兄。风火神宗的赵兄,灵兽山方老怪,万妖门黄百川方才都说一时赶不过来,难道他们聚在一起在筹划什么大事么?”

忽然他心念一动。将腰间火红葫芦取下,一口灵气吹上,顿时变得巨大起来,然后踩在上面,化作一道虹光向着北方而去,打算去最近的越国走一遭。看一看到底怎么一回事,否则心中总有些不妙的感觉,似乎将有什么大事发生。

……

张地并不知道此地已经吸引来了一群金丹修士,他在避水舟一冲入湖水中后,立时感到周身的压力一松,赶紧将甲板上的三大金刚的尸体一收,然后带着老驴头蹿到了甲板之下,将三人的储物袋一收,再射出三枚火球,将之焚烧灭迹。

等到做完了这些,便赶回到驾驶室,只见姜妍已经驾驶避水舟冲回了气泡空间。

忽然咻的一声,张地就觉回身发寒,一道青衣女子的虚影从湖水中一下钻了进来,一双幽冷的目光看了张地一眼,让他浑身一颤。

只见此女脸色苍白如纸,气息也变得非常不稳,似乎受了伤势一般,姜妍看到她这般样子,嘴巴一动,似乎想说些什么,却还是没说,但眼神中流露出关切之色,将手中画卷一展。

那青衣女子看了姜妍一眼,虚影就一下没入了进去,姜妍这才将画卷收好,重新放入腰间的储物袋中,神色一松。

然后她就全力驾驭避水舟,循着来时的那条隐秘的湖底暗道,向着矿山而去,毕竟湖面上就是一位元婴老怪,这是唯一逃生的路径,不用她和张地商量,彼此心照不宣。

张地正合心意,当即也不废话,盘膝坐在一旁,取出灵谷酒和上品琼露,分别服下几滴,闭目打坐恢复耗损的法力和神念。

大约过去了一顿饭的功夫

灵农传  第三百零四章 再入矿山

,避水舟终于悄无声息地从矿洞内的暗泉中钻了出来,留守在此地的邢家侍卫围了上来,正要检查。

突然三道身影飞蹿出来,将此地的几十名护卫已雷霆手段统统斩杀,正是姜妍、张地和老驴头,姜妍实力乃是筑基初期,张地和老驴头也都近似筑基期,自然斩杀这些炼体四五级的护卫没有什么难度。

将尸体销毁之后,姜妍微微喘息一下,伸手掠了掠鬓角的发丝,一双妙目落在张地身上,说道:“好一个张地啊,真是瞒得我好苦,没想到你已是一名修仙者了,还是炼气期**层的样子。”

说着,目光又在老驴头身上一转,又道:“你的侍卫没有丝毫人的生气,周身透出诡异的魔气,如果所料不错的话,应该是一具魔尸吧?”

张地不置可否地嘿嘿一笑,说道:“彼此彼此,姜大小姐的手段也不凡啊,本身不光是筑基期,而且你那神秘画卷中的青衣女子还能抵挡元婴老怪的手段,所料不错的话,应该是一名实力强大的鬼修吧?”

姜妍神色一黯,却是摇了摇头:“那是我的母亲,她被迫才变成鬼修的。”

张地心中一沉,看她如此苦涩的神情,连忙道歉:“不好意思,我说错话了。”

姜妍叹了口气,说道:“没事,经此一事,你我在生死间走了一遭,也该有所坦诚了。不过此时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我可没把握能瞒得过元婴期修士的探查,你可有什么计划没有?”

摸了摸下巴,张地沉吟了一番,说道:“既然闹出这般大动静,只能尽快将我的父母家人救走了。不如你我循着原路回去,先将青石村的父老乡亲救出,随后我再伺机就搭救我父母和二伯。”

“正想和你说,你父母家人并未在邢家的矿山,而是被秘密囚禁在碧落山庄内,我也是刚刚打探到的。”姜妍说道。

“什么?到底怎么一回事?”张地一惊。

“似乎,他们被特别看管起来,目的就是诱惑你去搭救。”姜妍目光闪烁了一下,说道。

“回去再说吧!”张地强压对父母家人的思念,理智告诉他搭救父母还得谨慎为上,当前先把同村的乡亲们救出才是真的。

于是两人稍一合计,就化作三道清风,悄悄地向着前洞摸去。(未完待续。)

南京京科男科医院预约急诊
南京京科男科医院急诊预约
南京京科男科医院预约看病
南京京科男科医院开通网上预约
南京京科男科医院预约挂专家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