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临沂资讯网 > 健康

永恒废墟 第一百零四章 库尔科斯

发布时间:2019-09-25 21:46:42

永恒废墟 第一百零四章 库尔科斯

夜浓如墨,弗里德斯郊外的树林中,李尔和众人围着篝火而坐相对无言。

树林后方,狭长的库尔德山脉像一只蛰伏在黑暗中的巨蟒般一直延伸到黑夜的尽头,翻越过它,就是无边无尽的恩洛斯海。

而那片海对于任何生活在陆地上的生物来说都是陌生并且不友好的。

人生有时就是会这样,当你雄心勃勃地想要去做一件事情并且坚定的认为自己一定可以做到那件事情的时候,却发现别人往你脚下丢了一颗小石子之后就再也无法前行,那种巨大的落差和挫败感让人焦虑,小石子的后面连着一整座山峰,压在胸口重重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白天那个女人是谁?”

阿德拉小心地为露娜拉了拉毛毯的一角——经过这段时间以来的教导和练习,小姑娘已经基本可以控制自己身上的流火了,不然的话只要一睡着简直就是个人形火灾诱发器,在没有人看顾的情况下。

“斯尔维亚,一个骑士,同时也是一个海盗,我原本以为她能为我们寻找一个落脚点,现在看来是我想的太简单了。”

李尔看了看远处的黑暗,但是浓密的树林遮挡了他的视线,而且火光映照下他的瞳孔也没有聚焦,这让他看上去有些心不在焉。

“你从来不是轻易放弃的人,为什么我感觉你有点颓废?”

女法师表示了自己的担忧。

“可能是太累了,又或者一直以来都是我自视太高,现在这样也好,让我好好的休息以及反省一下,放心吧我很好。”

李尔对阿德拉笑笑然后起身准备朝帐篷那里走去,却被晚风突然吹来的一阵打斗声惊动了他的耳朵,他回过头看向左侧的黑暗,眸中的光芒跳动难明。

...

永恒废墟  第一百零四章 库尔科斯

.........

斯尔维亚浑身浴血地在黑暗中跌撞,她的身边从最初的二十几个人,再到几个人,再到现在只剩下了她自己,而她身后追击的人却没有半分的减少,这些奸诈残忍的海盗埋伏在克洛林小道上——她每次从海边往返的必经之路,同时也是她的秘密道路,很显然她被人出卖了。

当斯尔维亚带着一群喝大了的水手离开弗里德斯之后,她们就被人盯上了,一直到她们行进到克洛林山谷的谷口时,敌人终于对她们发动了攻击。

被火油点着了的箭矢射向她和她的同伴,斯尔维亚的骑士长剑在黑夜里舞出一片寒芒,但是她也只能保护得了自己,很快她的部下们就倒下了一片,几个忠心的水手大喊着把她推入了黑暗里,然后红着双眼冲向了不知道在何处不知道有多少的敌人。

她只能在狂奔的时候忍住泪水,以及尽量不去听背后传来的惨叫。

两柄闪着寒光的匕首突然划破夜空刺向女骑士的背后,而亡命奔逃中的斯尔维亚竟然没有半点察觉,刻不容缓之际一柄长剑狠狠地从斜刺里斩至,两下火星四射和金铁脆响之后,突袭女骑士后背的匕首就掉落在地。

斯尔维亚听到身后的声音猛地回头,却发现一个高大的背影持剑背对着自己,那宽阔的后背和厚实的肩膀是那么的熟悉。

兰德里格。

“走!”

见斯尔维亚还在发呆,兰德里格猛地一把抄起她的手臂大吼道,后面的追兵更近了,而且看敌人已经点起来的火把数量,绝不是他们两个人可以抵挡的。

但兰德里格没有注意到的是,被他拉着逃命的斯尔维亚虽然脚下不停,但嘴角和眼底分明是浮起了一丝笑意,她看着兰德里格,像小女孩之于兄长,像帆船之于港湾,也像一棵小树,之于十万大山。

更多的火把在二人身后亮起,蜿蜒穿插像是一头头黑暗里跳跃的野兽,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野兽的獠牙和利爪已经离二人的后背越来越近了。

两人再奔出去数十米,就开始有火箭不停地朝他们背后袭来,不得已之下兰德里格只能停下身形舞动长剑,绿色的斗气像是暗夜里流转的萤火,他也是四级的剑士。

“走!”

兰德里格再次狠推了一把斯尔维亚,这次他用上了全力直接将后者推了一个趔趄,不仅是因为他已经发现如果没有一个人留下来阻止追兵的话那么谁都逃不出去,更因为他比任何人都了解斯尔维亚。

这个爱拉斐尔的小村姑娘从第一天来到他的船上起就那么倔强,一直到他下了船她接替了船长的位置之后也没有任何变化。

斯尔维亚站在黑暗中目光坚定,而就在两人对视的间隙里,他们身后那些如豺狗般的黑影已经紧紧围上来了。

“都留下来吧。”

一个独眼大胡子船长模样的男子从黑暗中走出来,他右手持剑,左手则是一只黄金打造的弯钩,火光映照着他的脸庞,看向斯尔维亚和兰德里格的眼神残忍而冰冷。

“帕森!是你!”

当斯尔维亚看见站在独眼龙后面的一个年轻男子,她瞬间就变得暴怒无比,因为直到前一天,这个和她同村的男子还在向她表达爱意。

“是我,美丽的船长,是不是让你觉得很意外呢?”

帕森阴冷地笑着,丝毫没有因为自己的背叛而觉得羞愧。

“库尔科斯给了你什么让你背叛我?”

最初的愤怒之后,斯尔维亚反而平静下来了,毕竟对于她们这种人来说,背叛和出卖就像是吃饭睡觉一样正常。

“我想你这么聪明,应该能够猜得到吧?你不愿意给我的东西,库尔科斯船长可是大方的很,而我只要小小的在地图上画一个记号就好,这样的事情我又怎么能够拒绝呢?”

帕森一边猥琐地笑着,一边视线不停地在斯尔维亚的胸口以及小腹处游离。

“痴心妄想!在那之前我就会杀了你!”

如果说背叛还能被接受的话,但是帕森的侮辱就真的踩到斯尔维亚的逆鳞了。

下一刻她就从黑暗中冲出,手中的骑士长剑上荡漾着一层蓝光,笔直着朝着帕森的脖颈刺去。

“这样可不行呢。”

站在帕森前面的库尔科斯冷笑一声,一挥左手就荡开了斯尔维亚的武器,然后趁着女骑士胸口露出空档的功夫,右手长剑毫不犹豫地疾刺下去。

“铛”的一声,他的长剑被另一把武器重重格住,库尔科斯也不恼,他冷笑地看着面前的兰德里格,手腕一压就加重了自己手中的力道。

“兰德里,既然离开了大海就好好地当你的酒馆老板,还是你酒馆里的吟游诗人太多了,让你现在满脑子都是英雄救美的故事?”

兰德里格改为双手持剑上顶,却无论如何也无法格开库尔科斯的单手剑锋,看来成为酒馆老板的这些年不仅仅是他的功夫在荒废和退步,对方的武艺也有了质的飞跃,因为就在三年前,他和库尔科斯还能打个平手。

“斯尔维亚小姐,当初你劫掠我手下船只的时候可能没想过有今天,但我却是从来没忘记过你呢,不过我愿意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现在说出东西藏在哪里,我就让你们两个体面的死去,怎么样?我可是难得会有这样的仁慈。”

仅凭自己一人就完全压制了斯尔维亚和兰德里格的他,在说话时有种睥睨天下的狂傲之气,毕竟“铁钩船长”的绰号可不是盖的。

何况他身后还有数百水手和海精灵。

“库尔科斯大人!别忘了您答应过我的事情!”

听库尔科斯这么说帕森一下子就急了,如果让斯尔维亚体面的死去那他不是只能得到一具冰冷的尸体?

这跟曾经约定好的差太多了。

兰德里格突然觉得手上一松,但并不是他凭借自己的力量格开了库尔科斯的压制,而是对方突然抽离了剑锋。

一道寒光在帕森的脖子上划过,在后者惊愕的眼神中,他的头颅重重滑落。

血喷如泉。

“现在你可以好好考虑我的建议了吗?”

库尔科斯伸出舌头舔了舔溅射到脸上的血水,笑的无比残忍邪异。

“我可以带你去埋宝之地,但你必须先放兰德里格离开,你的船是我劫的,这件事和他无关,你也知道他早已经离开大海了。”

斯尔维亚放下了武器,今日情况她也知道无法幸免了,既然帕森已死那她就没有什么遗憾,只要兰德里格可以离开,那就这样吧。

做海盗的死在另一个海盗手里,这就是大海上最常见的剧本了。

“你可能不太了解我,我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说话算话,而且只说一次,既然你们拒绝了我的好意,那我只好把你卖去鱼人那里了,你知道它们对漂亮的人类女子会做什么的吧?至于兰德里格,我会把他剁碎了喂狗的。”

库尔科斯说完这句话眼中就亮起了残忍的光芒,他的金钩向前一挥,身后的那些水手海精灵们立刻就冲了上来。

“你不要你的宝藏了!?”

斯尔维亚惊怒异常,她没想到库尔科斯说变就变,一点征兆都没有。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比起那些,我更喜欢欣赏你们临死前的凄惨模样啊,哈哈哈哈哈……”

库尔科斯抱着肚子,连眼泪都笑了出来。

……

吉林整形美容手术费用
吉林整形美容医院
吉林整形美容医院哪家好
吉林整形美容医院手术
长春整形美容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