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临沂资讯网 > 美食

阳世鬼差 第三十一章 不受威逼

发布时间:2019-10-12 21:30:05

阳世鬼差 第三十一章 不受威逼

他低声説你不要找了,包括之前几个死者的魂魄都消失无踪,或许是被鬼妖吞噬了,。

我握紧了拳头,双目冰寒,这是我唯一的一次,对一只厉鬼恨到了极diǎn。不过转念一想,这件事诡谲重重,其中有太多的疑惑,直到现在都毫无头绪。

x安局的办事效率堪称是极快的,司机开车直接送我们到南京,给我们安排的高铁本来已经要开走了,又硬生生的停留了十余分钟。从南京到我家的路程不过一个xiǎo时而已,所以还未等我有所感觉,目的地便已经到了。

出了车站,我深吸一口气,家乡的味道。这些年我在魔都过的浑浑噩噩,极少回家。车站外早已变得面目全非,只能看到当初的一些影子。

陈国华亲自前来接我们,四五辆车清一色的奔驰s600,在我们家这种xiǎo地方,引得不少人侧目,尤其是一行人身穿黑西装带着墨镜,跟黑社会出行的套路差不多。

上了车,陈国华只字不提扬州之事,与我们説着客套话。我有一搭没一搭的应付着,实在忍不住了就问,陈局长现在的情况怎么样?我家人都还好吗?

陈国华説有我在,你还不放心吗?你的家人我们早已派人严密保护,绝对不会受到丝毫伤害。

然后他神色认真了些,説:“这只千年伏尸,灵智甚高,我们围捕了几次,都被他逃脱,而且还死伤了几个,被它咬过的人,无一例外都成了僵尸,其中有一个村庄已经成为了僵尸村,我们只有在村子外围布下了七星伏魔阵,将它们困在里面,但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林锋淡淡的説,需要我们做什么?

陈国华舒展了眉头,説不急,在这之前有件事可能需要你们帮帮忙。

哦?我説难道还有比制服千年伏尸更大的事情?他笑着説,这个事对你们来説想来并不难,老友相托,我也不好推脱。

陈国华带着我们前往市里最大的酒店,到了那里的时候,我发现酒店门口竟然站着几位荷枪实弹的士兵,百米之内普通人根本不敢靠近,见此我心中不由得好奇,是什么人能够有这么大的阵仗。

陈国华带着我们,径直走了进去,这些士兵抬手行了个正规军礼,也让我有些飘飘然起来,仿佛自己也当了一次首长,就差挥手説你们辛苦了。

进电梯后,陈国华按了dǐng层,并且开口对我们説:“我这位老友脾气不太好,如果説出什么不好听的话,你们也不要太在意。而且更不要跟他dǐng撞。”

説完他还特意看了一眼林锋,那意思就是説你的。林锋不以为然,没有表示,我耸了耸肩,视情况而定咯。

到了dǐng层电梯门一打开,我又是一呆,门前战了数位士兵,锐利的目光齐刷刷的盯着我们。然后抬手敬礼,当然,是对陈国华,陈国华带着我们走出了电梯介绍説:“这两位是我的朋友,来给杨侄女看病。”我四处观察了一下,这里竟有二十余位手持枪械的士兵,而且一个个目光凌厉,想来不是泛泛之辈。

带头的一个士官説,抱歉,陈局长我们还要按规矩来。

陈国华皱了皱眉,但还是diǎn了diǎn头。那个士官示意了一下,就有两名士兵朝我们走来,然后就开始搜身,我虽然有些不爽,但电视里面看多了也就不以为意了,举起双手任由他们搜查。

不过林锋就没那么好説话了,还没几秒钟,就传来一声惨叫,我转头看去,就见林锋扭着那位士兵的胳膊,满脸的寒意。

咔咔,剩下的士兵迅速的抬起手中的枪,而且全都上了膛瞄准林锋。我毫不怀疑若是林锋还有动作,他们绝对会开枪。

陈国华登时沉下了脸大喝,都把枪放下!那名士官看了他一眼托着手枪缓缓落下

,然后摆了摆手,四周的士兵才将枪移了下去。

我冷笑一声説,陈局长,这病我们看不了了,还没刚来到就被人拿枪指着。我走向林锋让他放开那个士兵,説我们走吧。

陈国华苦笑一声説叶枫你别急,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然后他转身呵斥那位士官,説他们两人现在是唯一能救杨侄女的人,耽误了抢救时间,你负的起这个吗?

那位士官有些迟疑,正在这时,里面的一间房门开了,传来一声低沉浑厚的话语:“xiǎo陈,你们进来吧。”

这话一出,那位士官后退两步,让开了道路,其余的士兵也都四散开来。

陈国华对我们diǎn了diǎn头,向那间房子走去,我看向林锋看他是何打算,如果他不去,那就走人。

林锋思虑一番,还是走了过去。

进了房间,我就看到以为身着军装满头白发却精神抖擞的老人,他肩上扛着的五颗星让我目光微缩,与他对视一眼,就看到他如虎般的目光,锋芒毕露,让人不敢直视。

“杨将军,你那帮部下还真是难缠的很。”陈国华一看到他就诉苦。那位杨将军却没有表示,虎目仍旧注视着我们。

我避开了他的目光,林锋却毫不畏惧与他对视,一时间二人大眼瞪xiǎo眼,气氛异常的诡异。

直到陈国华轻咳了一声,才结束这压抑的气氛。我看到那位杨将军脸上露出一丝赞赏,而看我时则是不屑。

他对陈国华説:“这两个就是你説能救琼儿的人?”

陈国华diǎn头説,现在能寻到的,除他二人再无其它。

杨将军沉思一阵,説好吧,就让他们试上一试,如果成功了,我会兑现我的承诺。

陈国华露出一丝笑容,很有信心的説,我相信你他们绝不会让你失望。

我听得半知半解,但有一diǎn可以确定,这个陈国华肯定拿我们做了什么交易。

我説,如果失败了怎么办?

失败了?哼,那你们就留下跟琼儿陪葬!杨将军这话説的雄浑有力,不像是在开玩笑,这一句话让我心中不在那么轻松。

让人意想不到的一幕出现了,林锋听到他説的话,一言不发转身就走,不止是他们愣了,连我也是一呆。这家伙什么时候了还玩高冷,外面可是有几十个荷枪实弹的士兵,真把这老xiǎo子惹急了咱俩还能活?

“混账!来人!”果然,那杨将军一声怒喝,外面几十个士兵呼啦啦的围了过来。

陈国华忙打圆场説杨将军息怒,林锋,还不回来。

林锋停住脚步,头也不回的説,师兄,你知道我的不用多説。杨将军,你这些守卫,在我看来不过是土鸡瓦狗,若想凭他们就留住我,恐怕有些可笑了。

我听到林锋的话语里,露出一丝冷意,他真的怒了。我忙跑过去,低声説,你干什么,没必要闹这么僵。

林锋説,他能用你我的性命相威胁,想来是凶虐残暴之人,这样的人,有什么值得我去救?便是子孙断绝,也是因果循环,天理报应。

你!杨将军指着他,颤抖着手,外面的士兵又再度举起了枪,黑洞洞地枪口,显得幽森,我掌心也满是冷汗。

陈国华苦笑,闭口不语,想来也是清楚林锋的臭脾气。杨将军目光阴晴不定,半晌才挥了挥手,撤去守卫,走上前来説,方才是明朗失了礼数,还请先生救一救xiǎo女,明朗必有厚报。

我惊讶的看着他,没想到他能卑躬屈膝向林锋赔罪,类似这种重权在握的大官,怎会如此容易妥协?

佳木斯治疗男科方法
邵阳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保定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佳木斯治疗男科费用
邵阳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