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临沂资讯网 > 星座

王约 第十八章 学生会主席

发布时间:2019-10-12 21:41:59

王约 第十八章 学生会主席

寝室是五边形,所有墙壁都是整齐的码上有着精美纹理的木板,一边是门,其他三边墙靠铺着白床单的床,还有一边是硕大的窗户。整个寝室非常大,透过窗户射进来的光堪堪洒下小部分,寝室正中央是一个三角形暗褐色木桌,木桌有着高端会议的正式。

“这以后就是我们生活的地方了么?”泰坦说着,双手空空如也让他很是尴尬。

“那就祝你以后过得开心咯。”白王随意的坐在看起来没有人睡过的床,躺下来。

全新的生活,全新的未来,自己也算是完成了村里人的心愿。

村里一直想集体出钱供出一个学生,不敢求高档学院,但要给他的未来一些希望,说不定以后就能发展成大人物啊,真要是那样,还哪用每天男人们外出冒着生命危险打猎,再卖出一个低廉的价钱,女人们每天无聊的在家,无聊的在院子里给不多的稻谷浇浇水,日复一日。可钱是吃肉不吐骨头的恶魔,哪里有资金做这种奢侈的事。

哦对,还有麻恩,她一脸雀斑到现在我都还记得,真是笨拙的要死,变成了龙也是一样。

白王一直警告自己不要再让思念挂满自己的大脑,手无缚鸡之力的他没有资格想这些事,可思念是冷冬中透过缝隙刮进屋子中的寒风,哪怕全副武装的穿上厚重棉袄,也架不住他在鼻息边结霜。

我真的是蠢。白王扇了自己一巴掌,也让思绪被这一巴掌扇飞。

“你是怎么了?”泰坦在一边唯唯诺诺。

白王睁开一只眼,泰坦庞大的身体遮掩全部视线,让他住在这样的屋子里可真是委屈他了。

“没什么,只是想起一些琐碎。”

“可你为什么要扇自己。”

“别问那么多。”

“好吧······”

白王没有回答,也许他厌烦这种时候的对话,也许他跟本没听到。他紧了紧自己的衣服,翻身用后背面对泰坦。

“我还不知道你来自哪里呢?能讲一下吗?”泰坦看白王动了动枕头,连忙解释说:“我是说,我们以后就是室友还是同学了,又来自同一个地方,总要互相了解吧。”

“好啊,我就是来自南国南部痕迹之森的小村子,乡下人。”

“就这些么?”

“我还叫白王,现在是白骑士,即将成为属都博学院军机系一年级的新生,寝室在东三三一六,今年十七,哦,对了,用不用给你看看我的内裤什么颜色。”

“不用不用。”泰坦暗自叫苦,表情委屈。

“那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挡到光照到我这里了。”

“我没地方可坐啊。”

白王回过神,泰坦站在房子里像是把一只硕大的猎狗关进铁笼子中。

“真是头疼。”白王站起来,挥手示意泰坦,“走,我陪你在学校转转,总该知道学院是什么样子。”

“好啊!好啊!”泰坦受宠若惊。

一大一小两个身影结伴在学院散步,属都博学院身为最顶尖的学院还是有道理的,路的两旁种植每一棵都有数十米高的树,阳光被树叶拆散洒在青石路面,见到的每一个建筑都能闻到浓浓的古老气息,他们路过的一个巨大的圆形广场上有一群人在表演南国民间舞蹈,衣服上的亮黄色与阳光一样,舞蹈看上去是在为国家的繁荣献礼。

擦肩而过的学生都是朝气蓬勃,也都有着骄傲,属都博学院的名头给予了他们明亮的未来,偶尔还会有二三情侣吸引白王的视线,但更多的,还是学生们关注白王二人的目光。

“你真的不应该长这么大的个子,我不喜欢让人注意到我。”

“真的抱歉,可我觉得我的个子不是他们关注的重点。”

“那是什么?”白王问道,泰坦胸前亮晃晃的勋章实在夺目,哪怕是白王都不得不注意到。

“好吧,我懂了,不好意思。”

泰坦咧了咧嘴,没想到眼前的从外在到深处都是‘面瘫’的人还会道歉。

“嘿,你们是新到这里的么?”三个人影挡住白王两人的路,“没别的意思,实在是在学院太久没看到新的骑士了,不认识一下太可惜。”

“嗯。”

“我是文学系的紫罗兰·可乐,文学系二年级,认识一下

?”中间的年轻人伸出一只手,背着光亮的长发。

“可乐?”白王一怔,握住那只手,“白王,军机系一年级。”

“哦,我知道这真的可乐,谁叫我出生时还没有可乐这种东西,也不知道是哪个遭天谴的炼金术师无聊时发明出这么种饮品。”

“我可没笑。”

“我看得出来,但这个大个子的白牙晃得我受不了啊。”可乐又将手伸向泰坦。“不准备介绍自己么?朋友。”

“我叫泰坦。”

“好名字,跟你的体型很配,你们这是去哪里,不介意我为你们当一次导游吧?”可乐天蓝色的眼睛紧紧地看着白王,他对白王更感兴趣。

“我们是第一天入校,来熟悉一下学院。”

可乐拍拍手,“那就更应该做你们的导游了。”根本不顾两人是否愿意就示意两人向前走,又回头跟另外两人说些什么,那两人随即走开。

“你面前的这个建筑是炼金实验楼,不过放心,整座楼内部都是克劳德金属做的,能够承受住很强烈的因炼金实验发生的爆炸,但你千万别进去,里面的练金系学生有时可是很疯狂的,所以偶尔战斗系的学生会组织一些人来这里探险,搞的练金系学生很苦恼,说不定你也会是其中一员。”

“克劳德金属是什么?”白王不解。

“你没有听过?”可乐诧异,在他印象里骑士可都是不得了的,用他的话就是足够的牛逼才能当上骑士,可眼前的骑士不像他想象的那么‘牛逼’。

白王点点头,“我是乡下人,可能让你有些失望。”

“别这么说,你只是还不明白。”可乐连连挥手,“可能你们是新晋的骑士,还不清楚骑士在高端社会是很受人尊敬的,尽管他们在政府可能没什么职权,但骑士的誓约这么多年,总会有许多不得了的大人物,那可都是曾经的骑士啊,尽管他们已经毕了业,但谁敢保证他们不会保护新的骑士呢?”

“用身享骑士带来的特权与尊敬来绑定骑士们的心么?”白王突然想清楚了一些事。

“喂,别说得这么明白啊。”可乐苦笑,眼前的年轻骑士真是初生牛犊啊。

“我还是为你解释之前的问题吧,克劳德金属是梵冈纪2547年,炼金术师拉奎拉·克劳德研制出的金属,因为造价便宜,足够坚硬且具备金属的记忆性,所以一直到现在都作为泛用的金属。”

白王点点头,不禁思索起拉奎拉和可乐嘴里那位炼金术师的关系。

“可乐,对我的两位新室友在做什么?”

年轻的男性声音从一旁传来,泰坦诧异的转过头,天神般的威压传来,威压不是来自实力上的压制,而是因为来者的气质,声音,还有那张完美的脸。

白王知道自己就是个乡巴佬,没什么见识,所以无法想象出比那更完美的脸?可就算史上最杰出的雕塑家看到这张脸,也会自叹技术不佳,雕刻不出来,金色的眼睛在白王和泰坦身上来回扫过,白王二人鸡皮疙瘩竖起,目光化成一把精致的刀拂过白王的汗毛。

“我是南宫门,军机系三年级,你就是白王,另一位就是泰坦吧。”

白王和泰坦点点头,不是不想说话,在黄金瞳的注视下似乎说句话都要十分困难。

“南宫门大哥。”可乐略微躬身,表达出了尊敬但还不失自己的身份。

南宫门点头,怀里抱着一摞书,点起一根烟,“学生会最近练金系和战斗系那群家伙又不安稳,麻烦的要死,逼得我不得不去。”

“所以晚上再见面吧,我有些好料。”

南宫门拍着白王的肩膀,黄金瞳在侧边看像是巨龙在眨眼,“放心,学院的规则就是屁。”

烟草燃烧的烟雾在清新明朗的学院很扎眼,白王怪异的看着前面的背影。

可乐苦笑,“他可是学生会主席啊。”

丹东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西藏牛皮癣医院
吴忠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丹东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西藏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